采访Axel Steinkuhle: 数字战略

Axel Steinkuhle, evrbit 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.

请简要说说:什么是数字战略?

Axel Steinkuhle: 首先,战略类的工作始终代表着需要人和人之间的共同协作,也总是让人们从数字化的角度去思考。数字化战略的第二个问题是要扩大公司的舒适区,也就是从被恐惧驱动、而不得不去做一件事,转变成获得一个尝试去做的机会,这比具体的战略要重要得多。

战略本身,必须以与目标无关的态度来发展。关键是要有一个愿景,然后将其细化,以便每个人都可以为之做出贡献。最重要的注意点是,数字战略与数字部门几乎没有关系,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数字应用的概念,数字战略意味着将一个公司推向数字化思维。

这和IT战略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?

AS:IT战略将更像一个环境。打个比方,我有一块想要去耕种的地,而这块地只用来种草莓,那么我对它的处理方式就不同于准备种植多种植物的地,所以IT战略更多的是处理基础设施,例如如何处理服务器。数字化战略想要解决的问题是:我们想实现什么?而IT战略想要解决的问题是:我们能实现这一目标的环境是怎样的。

一个公司的数字战略该如何开始?第一步是什么?

AS:首要任务一般都会是理清思路:公司的目标是什么?数字化只是实现这些目标的“膜”。因此,第一步是制定支持其他相关战略成功的总体化数字战略,通常包含有使命、愿景和目标。

第二步是制定管理结构,成立由非IT人员和IT人员共同组成的委员会,协同高级管理层设计数字战略,然后就可以在公司内具体执行该战略。如果人们不能逐步形成自己的想法和态度,那么引进新概念就没有意义。我们为此建立了一个工具,叫做 “核心信念”。核心信念是对主题的一种态度,它与可测量的变量形成对比。

你能举个例子吗?

AS:我们与汉莎航空合作,他们希望在所有对接点上提供无缝的客户体验。为了让每个人都能注意到这个想法,我们制定了一个原则,称之为“Happy Next”。Happy Next意味着在你的任务之前总有一个任务,在你的任务之后也有一个相关的任务。我可以将Happy Next应用于公司的任何组织形式,包括办公室里的咖啡机。

最棒的是当员工用该核心原则制定评估标准,这样一来,整个组织结构就有了共通的语言来评估他们的工作。突然间,评估就不再是 “你做得不好 “或 “我不认为这很好”,而是 “你注意到了这个原则“或”你还没有注意到这个原则,我们怎样才能在这方面做得更好?” 因此,每个人都有相同的目标与他人交谈,而不用将它带入KPI,这就是我们称之为核心信念的标准化。

这可以称作是整个公司的调整吗?

AS:这不一定是重点。目标保持不变,但我们尝试改变达到目标的方式。公司通常希望在运营业务之外进行创新,而创新团队很快就离开运营团队,这导致虽然一些很棒的东西被创造出来,但思维方式却不见了。因此,我们需要发展核心信念,以便每个人都能为此出一份力。

此外,我们需要摆脱技术思维,我们需要去考虑体验。例如,一些客户希望在3D空间中实现数字可视化的增强现实(AR)。对我们来说,Real Time 3D从一开始就是真正的吸引人的地方,为什么要用AR来做,只是因为它是最新的技术?而最后,我们发布了一个很棒的桌面动画。我们必须停止将数字战略视为一种技术结构,必须把数字战略理解为一种思维方式,而技术仍然是众多工具中的一种。

那么,一个公司的数字化程度,没有可衡量的因素吗?这取决于如何利用现有的机会吗?

AS:对,这就是衡量本身的意义。我们经常建议我们的客户使用技术,不是因为趋势,不是为了技术而技术。数字化常常被误解为一个纯粹的创新营销工具——公司和员工的可持续性完全缺失。你想实现什么,你想用哪种技术来实现它,以及可操作性是什么样子的(大多数人会忘记的部分)组成一种三角关系。大多数情况下,三点中只有两点被实施——但只有共同处在这个三角关系中才会成功,而我们的任务就是要考虑这三个方面,并将它们叠加起来。

数字化转型在医疗设计中具体有什么作用?

AS:在医疗设计中,我们正处于一个门槛:文件、病人信息和测量值——一种将这些信息完全混合的处理方式,我认为是我们当下会经历的下一个浪潮。然而,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将数字化,人仍然是人,医疗领域由于其庞大的规则,将不会发展得非常快。我认为会有一到两个非常大的进程,就像寒武纪大爆炸一样,一个多用途的生物多样性正在到来。

我们现在在医疗领域的情况,好比十年前在互联网领域的情况。不再有一个“大”的解决方案,而是有成千上万个“小”的解决方案。你不再需要掌握大局,但你可以选择你想要的、小的数字解决方案。我认为这就是医学数字化的未来。

如果我们现在处于十年前的互联网阶段,那么我们是否还需要在医学领域再等十年?

AS:创新的曲线越来越陡峭,技术发展越来越快,越来越激进。所以幸运的是,我们不必再等十年了。但是由于我们人类对于技术的传统文化认知,已经无法跟上如此巨大的变化。当初蒸汽机出现时,一直到电气化工业革命之前,我们曾经有60年时间来适应它。虽然技术在十个处理器的作用下会变得快十倍,但人类本身却不能轻易提速。尽管如此,社会对数字创新的接受程度正在提高。病历记录的数字化仍然是一个敏感的话题,但现在实施起来比五年前要现实得多。

综上所述:数字化战略中最重要的是什么?

AS:数字战略最重要的是让人们对数字提出要求,以便它能帮助和支持人类。我认为,这就是数字战略的核心。不要把技术仅仅看作是一种义务,而是要发展对数字的渴望。每个人都应该这样做。

感谢Axel的采访!

想了解更多关于该主题的信息吗?请联系 info@evrbit.com

采访 Samuel Perret:企业的可持续性发

Lydia

Lydia writes about design processes and our medical design projects.

Originally written by Lydia Münstermann, 23. 8月 2021. Last updated 24. 8月 2021

发表评论

Yes, I agree with storing my data to post the comment. Basically, my data will not be passed on to third parties. I like that. I have seen and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.

×

Get our chinese newsletter

Want the latest and greatest from our blog straight to your inbox? Simply sign up!


×

Newsletter registration

We have sent you an email with confirmation link.
Please also check the spam folder.